<address id="1e3mx"></address>
  • <samp id="1e3mx"><ruby id="1e3mx"><legend id="1e3mx"></legend></ruby></samp>

      <ins id="1e3mx"></ins>
    1. <p id="1e3mx"></p>
      <code id="1e3mx"><button id="1e3mx"></button></code>
    2. <kbd id="1e3mx"><noscript id="1e3mx"></noscript></kbd>
      <samp id="1e3mx"><tt id="1e3mx"></tt></samp>
    3. <mark id="1e3mx"><acronym id="1e3mx"></acronym></mark>
      貴州教育網| 貴州升學考試網| 貴州教育人才網 全省教育宣傳通訊員QQ群:399795339 教研學習交流QQ群:612573886 舊版入口|英文網站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校園文化 » 風采展示
      人的失落異化與作家的哲學思考——讀何士光短篇小說《日子》
       字號:[ ]  [打印文章][關閉] 視力保護色:

        讀完娓娓敘來的《日子》,在心靈的震顫中體驗到人類生存的沉重與悲愴。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認為:嘲諷小市民的家長制意識給日子帶來的阻礙和羈絆,悲吟人類在當代社會的全面異化和變態心理,構成了《日子》主題思想的二重奏?


        我們不妨走進那鉛灰色調的《日子》,作一點浮光掠影的考察。小說的主人公是垂暮之年的祖母,其暮年生活的幾個片斷組成了小說的主要故事情節。試看祖母的形象:要么“囚禁”在屋子里,要么小心翼翼地走下院子,去窺視青年男女的隱私,而且有些莫名的興奮,后來經過母親的勸說,不再外出了,干的都是些令人不可思議的事?;虬岩玫募舻恫仄饋?,或把要喝的茶水倒掉,或堅持沏未開的水,甚至無緣無故地在大白天打開屋內的全部電燈或把所有的桌椅按照她的心意搬弄一遍。在“我”和母親--祖母的晚輩生活中,祖母不僅是一個多余的人,而且是一個對生活形成阻礙和羈絆的人,這一切又根源于什么呢?作者在小說里似乎漫不經意地點了這么一筆:“確實,許多年來,我們這個家一直是祖母當家作主,只是到后來,才由母親接替了她?!贝鸢负茱@然:祖母思想深處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封建家長制意識,這種意識使得她不再當家之后發生了心理變態,人類“不能前進,因此企圖倒退”(奧尼爾語),祖母正是以不可思議的行動企圖追回失落的世界,平衡傾斜的心理。而這,顯然與社會、與歷史前進的步伐背道而馳。不啻對家庭生活有害,大而言之,如果這種封建家長制意識滲入社會、滲入國家,將會遏止歷史的進程,阻礙社會的進步。我想,這是作者深沉、迂曲、隱晦的題旨所在,良苦用心所在。


        如果我們的分析到這里便中斷的話,無疑是淺陋的。當人們早已不滿足于非此即彼的線性思維和簡單因果判斷的今天,小說的主題也日趨模糊與多元化?!度兆印氛沁@樣,如果我們權且將上述分析界定為第一主題,那么小說里就還潛藏著一個更為深沉、更趨近永恒的第二主題。


        還得從祖母這一形象談起。小說中的祖母的確是一個令人嫌憎的多余乃至有害的老朽,但作者并沒有簡單化、臉譜化,而是傾注了頗多筆墨的同情、憐憫等復雜的感情,熔進了作者的人生體驗。作者實在是把祖母當作一個完整意義的人來描寫的。祖母的行動無疑是非理性的盲目行動,她的所作所為是人異化為非人、正常心理異化為變態心理的折光,但我們從祖母的身上,分明看到我們自己將來的影子,看到人類生存困境的不幸陰影。祖母是不幸的,沒有行動的自由,一切身不由己,連到院子走動的極小自由也被取消,而院子本來就很局促,她的生存空間只剩下窄窄的屋子,“真如囚禁一般了?!钡托牡刈?,耐心地等待著什么,她所等待的也是她未知的。祖母生活在孤獨之中,所面對的也是一個越來越陽光、遙遠的世界。江河正在萎縮,原煤日趨枯竭、街頭巷尾總是那么擁擠,小小院子被廚房、煤棚與雞塒所侵占,祖母的生存環境就這樣擁擠不堪,日趨惡化。我覺得,祖母的形象是生存困境中艱難掙扎的人類的象征,祖母周圍的一切也是一個隱喻。它隱喻了人類所面臨的日益惡化的生存困境。對人類前途和現狀的憂慮和悲吟,使作品籠上一層淡淡的感傷之霧。在這里,作家似乎想暗示人們,當代人類面臨的生存困境造成了人的異化與心理變態。在孤獨中生存的人們總是在等待著什么,雖然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對此,作家也透出幾分困惑與迷惘。小說的第二主題表現了何士光這個學者型作家對人和人類生存環境的哲學思考,它是作家從哲學高度進行的洞徹的省視與參悟。這里面晃動著薩特存在主義的陰影,更顯示出超然物外,消極遁世的道家風度。日本的川端康成曾說:“文學是苦悶的象征”,何士光也曾說感到“活得很累”。小說正是作家苦悶心態的折射。細心的讀者會發現,從“梨花屯”的“鄉場上”到都市的“日子”,何士光不僅進行了創作視野的轉移調整,而且完成了審美追求的嬗變和哲學意識的超越。在《鄉場上》我們看到的只是圖解概念的“精巧”,而《日子》則向我們顯示了一種含蓄的真誠和頗有力度的深沉,其中似乎不存在昧著良心欺騙讀者的功利性創作動機。


        在探尋《日子》思想內容的同時,我們不應忽視其藝術技巧上的創新。


        《日子》保存并發布是一篇精節淡化的小說。整篇小說由祖母暮年生活的幾個側面、幾個片斷構成,沒有大開大闔、波瀾壯闊的情節,沒有扣人心弦、懸念迭起的戲劇性沖突。淡化之至,以至于小說的情節只具備線索的功能和意義,這無疑是小說界的時髦追求。是非功過,筆者無意評說。而在此,我以為恰到好處,作家因此獲得一種較大的運筆自由,小說也獲得了平淡中見醇厚的特殊魅力。淡只是表象,是返樸歸真的最高技巧,的確,情節的平淡,轉移了讀者的審美注意力,使小說的象征意蘊得以強化和凸現。這正如羅丹的巴爾扎克塑像,砍去的手固然可惜,但得到突出的面部表情更加生動。權衡輕重得失,不言而喻。


        象征是一種具體的藝術把握方式,以特定的具體形象表現或暗示某種觀念、哲理或情感?!度兆印繁阋肓讼笳髂J?。老祖母形象是一個象征,老祖母顫巍巍、急急忙忙抱著開門是一個象征,而她靜坐在屋子里的等待更是一個意蘊深遠的象征,由人而物,祖母周圍那個雜亂而無序的世界又何嘗不是一種象征?眾多的象征在小說里構成了一個特定的象征氛圍和意蘊系統,有效地烘染了人生的悲愴。


        除此兩大特色而外,小說對人物心理的開掘是深刻的,也是成功的,作者從日常生活的幾個側面,都對祖母的心理進行了有力的烘托和開掘,使祖母這一形象血肉豐滿、躍然紙上。


        最后,想談談何士光的語言?!度兆印繁憩F出何士光文學語言的一貫風格:含蓄雋永,偶有辛酸的幽默或詼諧,總蒙著一點凄惋或感傷。其形若清泉、潺溪出山;其味如橄欖、余韻悠長。這樣的語言敘述模式有助于作家于平凡的事物中以小見大,在平緩的敘事中自如地抒情。


        如果說這篇小說有不盡人意處,筆者以為,充滿象征和隱喻,充滿哲理和思辯色彩是《日子》的特色,但特色意味著顧此失彼的偏頗與局限。這篇小說中,當人物形象不能承載象征意蘊的時候,作者就有些沉不住氣,要么通過“我”發些議論,或者作者干脆挺身而出直言哲理,這在一定程度上疏遠了作品與讀者之間的距離。

       

      上一篇:
      下一篇:
      WWW.515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