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e3mx"></address>
  • <samp id="1e3mx"><ruby id="1e3mx"><legend id="1e3mx"></legend></ruby></samp>

      <ins id="1e3mx"></ins>
    1. <p id="1e3mx"></p>
      <code id="1e3mx"><button id="1e3mx"></button></code>
    2. <kbd id="1e3mx"><noscript id="1e3mx"></noscript></kbd>
      <samp id="1e3mx"><tt id="1e3mx"></tt></samp>
    3. <mark id="1e3mx"><acronym id="1e3mx"></acronym></mark>
      貴州教育網| 貴州升學考試網| 貴州教育人才網 全省教育宣傳通訊員QQ群:399795339 教研學習交流QQ群:612573886 舊版入口|英文網站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校園文化 » 風采展示
      方言小品《拍賣》
       字號:[ ]  [打印文章][關閉] 視力保護色:

      拍 賣

       

      作者:龔詠軍

      時間:現代

      地點:學生楊秀才家

      人物:楊秀才,11歲,小學六年級學生,品學兼優。
      楊偉,38歲,返鄉農民工,楊秀才的爸爸,讀過小學二年級,性格古怪,不通情達理,但夠義氣。
      老師,39歲,男,中學老師,大學本科文化,為人和善,知書達理。

      幕啟:一張桌子,三張板凳,一把靠椅,桌上放有一個茶壺,兩個茶杯,書包和書、筆等。

      出場:周末,楊秀才在家認真做作業,媽媽趕場不在家;楊偉干完農活,扛著鋤頭一跛一拐的唱著山歌:這山就沒得那山高蠻小嬌妹我的情郎哥,那山嬌妹在撿柴燒,哪年哪月你同到我蠻小嬌妹我的情郎哥,柴不要你弄來那水不要你挑。已經到了家門口。

      楊偉:黨的政策就是好,農村困難有低保,生了大病不要怕,到了醫院有醫保,日子倒是好過了,就是瞌睡還睡不好。哪樣嘛!談來談去還不是為我家阿凱崽崽讀書蠻,他叫楊秀才,待我們寨上讀六年級,成績就好給,好多凱學校都來找過我,貴陽阿凱學校還和我說:如果送待他們學校去讀,二天包了讓我家崽崽考待美國去讀麻將理工大學。阿光是說嘎,我又不曉得哪凱學校好,一天腦殼都唵破了,幫老子逼急了的話干脆把崽崽拿來拍賣了,阿些學校要來爭哇,我看他們啷凱搞,(進了家,看到兒子正在做作業,跟兒子打起招呼)。

      楊秀才:爸爸,你活路做完了?

      楊偉:恩!幺,幫爸爸倒杯茶來。(邊說邊把鋤頭放在一角,兒子幫其倒茶)。

      楊偉:幺,作業做完沒打?

      楊秀才:還有點點就做完了,爸爸。

      楊偉:恩!幺乖,等你中考了,爸爸帶你到廣州去看天安門。楊秀才:爸爸,天安門在北京呢!

      楊偉:噢!是待北京哈,麻皮才將個做活路回來,隔壁你家灰狗幺爺弄些麻糖酒我扯,管把我腦殼扯昏了(叫兒子繼續學習,自己躺在椅子上睡著了,還打起了呼嚕來,老師上場)。

      老師:哎呀!教書苦,教書累,教書經常被人誤會 ,就拿我們鄉來說吧,你辛辛苦苦教幾個好學生出來,看到要讀初中了阿些家長就管幫阿仔仔送待縣城去讀了。送上去了就不管咯,崽崽些今天不是網吧跑,明天就是游戲廳頭泡,搞了幾年,爛菜了哇,又送待我們鄉來哇,一考不好瑟,又說這些老師一天是脹干飯呢,你們說這是不是活受罪。今天是周末,我去楊秀才家看哈是哪樣情況(敲門喊人,正在做作業的秀才叫爸爸去開門)。

      楊偉:正要睡著呢,是哪凱雀雀呆外頭亂叫嘛(不情愿的起身開門,看到老師站在門前,感覺很陌生)。

      老師:請問 你 是 ?

      楊偉:不看你個子比我高蠻,老子家伙就上身了嘎(裝著要打架的樣子)

      老師:你這個人囊凱沒有得禮貌呢

      楊偉:怕你是搞反了!我沒得禮貌,你跑待人家屋來問我是哪凱,一點江湖規則都不講,老子懶得理你 (轉過身又躺在椅子上裝著睡覺,同時秀出才走過來向老師問好,請老師進屋,給老師讓座,倒茶)。

      老師:秀才,他是你家哪凱哇(老師指著楊偉問秀才)。

      楊偉:他是我家爹 (楊偉突然站起來指著秀才,老師瞪大眼睛看著他,有些不解)。

      楊秀才:爸爸?。ㄐ悴耪酒饋泶舐曁嵝寻职郑?br/>楊偉:喔!管搞反了,我是他家爹(喝了些酒,頭還有點暈)。

      楊秀才:老師,我家爸爸呆外面打工七八年了,上個月才回家(老師這才明白,同時秀才向老師打聲招呼出去玩去了,現場只剩楊偉和老師)。

      楊偉:黃鼠狼來待雞來拜年,是想吃(qi)雞肉哇(躺在椅子上故意叫嚷)。

      老師:耶!楊哥,你這話是哪樣意思啊。

      楊偉:我哪樣意思都沒得,我是想哪樣就說那樣嘎。

      老師:好!我也是想哪樣就說哪樣,來的目的是叫你們下學期把秀才送到我們學校讀初中。

      楊偉:我家阿崽崽讀不起你們阿凱學校嘎。

      老師:楊哥說哪樣話喲,哪凱不曉得你家崽崽基工好嘛。

      楊偉:哪樣!雞公,我怕雞母喏,你是哪樣意思哇(突然站起來大拍桌子質問老師)。

      老師:哎喲,楊哥,息哈火嘛!你想歪了,是基本功,還不是我們鄉的老師教出來的蠻。

      楊偉:哼!教出來的,小時候我家待毛花頂坐,教我們阿凱老師叫李文亮,麻皮小學都沒讀畢業就來教我們,教室也沒得凱,就管是他家阿凱爛堂屋。

      老師:阿凱時候條件差瑟,國家又缺人才,特別是偏遠農村,連個正規的師范老師都很難找。

      楊偉:有天他教我們讀“春曉”,我學哈他哇:“春曉”,春眠不覺曉,處處蚊子咬(學著童年時老師教書的樣子,一手拿著課本,一手在身上抓來抓去)我們字都認不倒凱,天天讀望天書,他囊凱教我們就囊凱讀噶。

      老師:可能是他教的時候,阿蚊子正待咬他,所以就“條件反射”了瑟。

      楊偉:我曉得哪樣“條件反射”喲,阿倒有你說的喔,憨還有次呢,阿又啷個說呢?

      老師:還有哪次哇。

      楊偉:有天咯上早課,他阿婆娘跑來和我們說:你們管自習哈,你們阿老師瑟昨天晚上半夜晝就管老起嘩口打田去呢。媽耶!最后一節課他才綽一綽的搞起來,打凱光腳板,褲子又是卷起的,穿凱爛背心,臉都沒有洗,身上到處是泥巴嘎。老師:哎喲!阿個時候天太干了,生活緊張,老師們又沒得幾分錢。

      楊偉你又是不曉得我阿個時候才開始發目,連一二三都不曉得數,他阿節課不啥,管是閉起眼睛在教我們,問我們班一加一等于好多,我們說等于二,二加二呢?我們說等于三。第二凱星期運氣不好著他抽到喏,喊我起來答二加二等于好多,你不曉得我當時好自信啊,站起來就回答:老師,二加二等于三,結果三秒鐘不到我這背上了就起來三根紅梗梗(回憶當年場景)。

      老師:哎喲!阿些成年舊事你就不要計較了嘛,老師也是為你好,我看楊哥是在用老眼光來看新問題,現在讀書條件就不一樣了瑟。

      楊偉:我管不懂哪樣是哪樣嘎,反正你來遲一步了,我管幫我家崽崽拿來拍賣喏,你們阿凱學校管著我PK出去了。

      老師:哪樣!拍賣了,你呀你呀,一天才想得出來喲,崽崽也要拿來拍賣,哪有這回事嘛。

      楊偉:反正縣城和貴陽好幾所學校都來找過我了,到時候我看哪凱學校出手大方我就把他送到哪個學校。

      老師:你呀你!阿些學校都是些私立學校,他們肯定要花重金去挖學習好的學生瑟,要是有他們阿個說得好瑟,憨浪多差生他們啷凱就不要呢?

      楊偉:你也為人家是哈兒咯,這叫一分錢管一分貨,難道人家要花浪多錢去買個冒牌貨咯!

      老師:是瑟!“一分錢管一分貨”,老師們辛苦培養出來的好貨都被你們拿來賣了(指著秀才的爸爸,很生氣)。

      楊偉:我看你是搞反了,我阿崽崽要由你來管咯,他阿成績好又不是你們教出來的,管是菩薩保佑呢。

      老師:你阿腦殼一天待想些哪樣啊,又扯待菩薩上去了。

      楊偉:我阿腦殼是不曉得想哪樣嘎,我只曉得阿年個我背起我家崽崽待火炮頂去朝山,活菩薩和我說:我看你家阿凱崽崽瑟管長得有點邪咯,明天不待我牽兩凱羊子來拜哈,怕二天個比你都沒得出息嘎,秀才這凱名字就是阿凱活菩薩改呢了嘛。

      老師:嘿嘿!憨你阿凱名字又是哪凱改的呢?楊哥!

      楊偉:你談起我這凱名字老子就鬼火沖,要不是我家伯伯待我改這凱爛名字瑟,老子今天早就當局長了。

      老師:哪凱不是聽說你以前是吊兒郎當的哇,看來你是人窮怪屋基,房子漏怪隔子稀啊,憨你是哪樣名字哇,楊哥?

      楊偉:我是楊偉?。ǚ浅夥盏恼f出楊偉二字)

      老師:你是楊偉,這凱名字和太監一樣,是有點邪給(故意說些難聽的話,讓他生氣)。

      楊偉:你才套打啊,不說這個了,反正我阿凱崽崽是拿來拍賣的,只要你們學校舍得出錢。(提出條件)
      老師:好嘛,我看你家這棟房子還漂亮給,問哈楊哥是哪些人出錢幫你家修的哇(低聲質問)

      楊偉:是鄉政府瑟,又不是你們學校。

      老師:恩!你家老漢和你家老媽吃的低保又是哪個幫你家辦的呢?

      楊偉:你以為是你喏,肯定是鄉政府瑟。

      老師:那就好喏,有句話說的是人民教育政府辦,辦好教育為人民,你不支持我們學校工作,就等于你不支持地方政府辦教育,也等于你不支持家鄉發展教育,你說是不是?

      楊偉:哎呀!你文字篇篇呢我又說不贏你,不過話說回來,才將個和你說阿些都是扯談的,說句老實話,我就是怕送待你們學校去了搞熄火,我出去浪多年了管不曉得你們阿凱學校是哪樣子噶。

      老師:哎喲!你放心你放心,我們阿學校頭阿些老師大部分都是大學本科畢業,年輕有為,個個血氣方剛的,再說現在這些領導不卅,管理非常到位喔。

      楊偉:你們阿些校長主任我又認不倒!你們阿教辦辦長是哪凱哇。

      老師:哪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我們這學校風氣非常好。

      楊偉:我怕你是吹梅天亮家死牛皮啊,有點不相信給。
      老師:你不相信就去問梅天亮嘛,阿天開家長會他都說我們學校和以前大不一樣了。學生們現在安逸瑟,國家又實行”兩免一補”,對成績好的學生還要加大獎勵,老師們的積極性都很高哦。
      楊偉:我還是怕你吹死牛(看著老師半信半疑)。
      楊秀才:老師郎凱和你吹牛嘛,爸爸,你出去那么多年了,又從來都沒有好好管教過我,我能有今天的好成績,全都是靠老師們的辛勤付出!對于我來說,他們才是真正的活菩薩。(秀才正好回來聽到爸爸和老師在為自己讀書的事發生爭執,出面幫老師說話)
      楊偉:你懂凱哪樣鏟鏟嘛,我送你幾顆花生米你就認得老子了嘎(示意秀才不要插嘴)

      老師:這樣,我今天就在這點當著你的面向你和父老鄉親們保證,如果你們家崽崽送待我們學校來成績搞熄火了,你就說我是吹牛的,以后我就不待我們鄉教書了。

      楊偉:是真的?。粗蠋?,開始相信了)
      老師當然是真的了?。ㄐ悴乓矌椭v)

      楊偉:好,反正我家崽崽送來搞熄火了,你就管要離開這里,到時我們就喊你“吹牛不要肚臍盆”。

      老師:哈哈

      楊偉:這個蠻還基本放心了。我算哈哇,政府幫我家修房子就花了5萬塊,還有幫我家老把把和老嘴嘴解決低保一個季度是600塊,我家崽崽送待阿些學校去讀,不打折都才管2萬塊,哈哈!還是待我們鄉讀書劃算,恭喜你們學校拍賣成功!

      老師:哈哈!你才有意思啊,不光是你們阿凱崽崽要送來讀,還有父老鄉親們,家里的小孩不管成績是好是壞,送待我們學校來吧,我們學校的全體老師會全心全意為鄉親們的孩子負責,為國家的教育負責。

      楊偉:老師,你要啷凱表示呢?

      老師:唵----你不會又要討價還價吧。
      楊偉:我的意思是如果要我表示的話,你就不走了,我們家圈(juan)頭阿些鴨豬崽今天才割,碗頭還剩得有十幾凱豬卵蛋,等秀才家媽趕場回來了再拿出來炒起,我們下燒酒喝。老師:算了,算了,我還有事情,改天請你到縣城去吃(qi)螺絲肉嘛,我請客。

      楊偉:好嘛,好嘛,我就不送了哈!
      楊秀才:老師,等等,我來送你。
      謝幕-----

      上一篇:
      下一篇:
      WWW.515NN.COM